当前位置: 首页 投资 正文

传奇投资人Stanley Druckenmiller:美国难逃深度衰退;关键美联储官员:加息暂停?未必!

咪咕 |

阿吉想分享一下最近传奇投资人Stanley Druckenmiller的最新采访,我们简称SD。SD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宏观对冲基金经理之一。过去30年,他创造了年均复合增长率30%的业绩;在他的投资交易生涯中,至今还没有负收益年份。这周,SD接受了采访,并给出他对于经济、股市的最新看法,而且非常具体。

主持人首先问SD他对于深度衰退的看法。SD说,我已经在行业里呆了45年,以经济预测为生,但要我说,这次是我见到的最有挑战的时期,对于任何预测的信心都比以往低。通常来说,当资产泡沫破裂后,经济也会跟着下去,回看过去的500年,每当利率低于2%的时候,我们就会经历泡沫,然后未来的经济也不会好过。而今天的这场泡沫持续了10年,是我研究过的史上最大的泡沫。连续10年都在免费送钱,显然不止这点蠢事。

SD指出,Bed Bath and Beyond破产了,估计未来还会有,区域银行的问题已经出现了,他们有43%的贷款都和商业地产绑定,而我们的生活方式,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未来空置率会比08年还要高。我还在看现在倒挂的国债收益率曲线。这些都在告诉我,今年的三四季度会陷入深度衰退。而他也给出了深度衰退的定义,企业盈利必须下滑20%以上,失业率要超过5%。SD说,根据我们公司的了解,房地产和旅游餐饮还算坚挺,但货运和零售已经非常差。但他再次强调虽然美国大概率会进入深度衰退,但对于时间他不是很确定。

SD说,美国人还可能有1万亿的超额储蓄没花。而根据我们的预测,当通胀下到3.5%左右的时候就很难判断了,因为基本上就是要猜美联储要做什么,这个无法掌握。我之前就说过我对于他们在疫情后期还在大肆放水感到震惊,所以不排除未来他们还会让我震惊。明年还有选举,谁知道他们会做什么。而他提醒道,有一点我必须要说,那就是大家都在讲这次完全不像08、09年。但说这些话的人又没有猜对金融危机。在有了史无前例的大放水和史无前例的加息速度,我们起码要保持开放的心态。虽然我也不认为会那么糟糕,但并不是不可能。

那么作为投资者要怎么样抵御风险呢?SD说,我喜欢捡容易的机会,看到后大肆进攻,所以如果我看不到机会,我就在旁边等待,他强调机构和个人都最好留存现金。他自己持有一些黄金和白银,也认为铜有机会,强调铜的供应非常紧张,电动车的普及会极大的推升需求,未来进入大衰退,各国政府也会祭出基建投资,利好铜价。但目前铜的仓位不大,主要是因为不知道未来的衰退会有多深。SD还有英伟达和微软,在AI上布局。他对于英伟达观点比较激进,说,即便深度衰退来了,英伟达可能也很难下跌。它已经像是必需品了,当然,我有可能是错的。但衰退来了,到时候机会也多,届时投资AI可能像02年投资互联网。

对于美国的长期经济,SD比较悲观,说美国财政越来越糟糕,你会希望在繁荣的年份,政府会有盈利,能够弥补之前的亏空,但08年之后,这个坑就越挖越大。去年,政府的赤字迎来到了GDP的7.7%,是欧元区的3倍。如果要弥补这个差距,你要么税率提高到40%,要么砍35%的政府开支。我们把40%的税收花在了老人身上,再过20年,这会变成60%。理想情况下,你应该希望把钱投在年轻人身上,这些才是未来的希望。一些预测已经说到了2040年,我们税收就会支付不了我们的承诺的支出。要么现在减少各种退休金福利和补贴,要么未来减更多。讽刺的是法国马克宏已经在做这件事了,而我们的问题是他们的三倍。当然SD知道美国历史上就有几次能幡然醒悟,改变行为,他希望这次美国也能够如此,渡过难关。

阿吉看完这份采访也想到了巴菲特在不久前股东大会上的发言。股神在总结伯克希尔业绩的时候说,预计我们绝大部分的公司,今年的盈利会比去年低。美国的Incredible period,绝佳时期即将落幕。这也是股神少有的悲观情绪。通常他对于美国都比较乐观,去年大会还继续说不要和美国作对,美国是一个奇迹。两位投资大佬都相继发出悲观的信号确实值得我们重视。他们对于今年都不太乐观,所以我们应该起码提高今年的风险控制。

在这里我也想也分享我一些不成熟的看法,长期来说,我同意SD的看法,如果不出现衰退,让整个经济自我清洁,我们应该很难会有过去10多年那样的单边行情。我承认未来的市场还是会有机会的,但像之前无脑定投指数的回报率可能会低很多。投资会变得更难,但同时,我也认为会更有趣。其实对于真正的长期投资者来说,我觉得这没有影响。因为不管经济好坏,我们分析公司的方法是不变的,真正的好公司还是会穿越牛熊,只不过寻找这些好公司的难度变大了而已。

关键美联储官员:加息暂停?未必!

上来,我们先来关注一下美联储。下次会议就此暂停加息了吗?今天一位有投票权的联储官员发表了重要的讲话。她认为,且慢,暂停可能还为时过早。那么,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观点呢?

资深联储官员Michelle Bowman今天发表了一个演讲。她说,在我看来,最近的CPI通胀数据和就业报告并没有给我提供足够的证据来表明通胀已经在一个下行通道当中。Bowman想看到更多的数据才会在下次会议决定究竟是暂停还是继续加息。而距离下次会议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接下来能够产生重大影响的宏观数据,基本上只剩下六月初会公布的大非农就业报告了。而在上次的报告已经告诉我们,就业依然十分火热。这也就意味着,Bowman实际上就是在暗示继续加息。她指出,如果通胀继续保持在高位,劳动力市场依然紧张,那么继续收紧政策是合适的,这样才能让美联储足够紧缩。

这样的鹰派发言就和上次记者会上的鲍威尔有了一些分歧。虽然鲍威尔没有在记者会上明确表示要暂停,但是他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在记者问答中,他就特别提到声明中的改变。’我们不再说我们预计继续加息’,这是一个很大的改变,而强调这句话就是再告诉大家,下次没有加息的打算,是什么大家自己想。美联储传声筒Nick就表示,Bowman的话表明了美联储内部的分歧越来越大。虽然大部分的官员都认为现在的水平足够紧缩了,但是还是有不少人认为要比这个水平高。最近一些官员像芝加哥分行主席Goolsbee就更担心未来的信贷问题,而像Bowman和Bullard就更担心现在的通胀还是下不去。金融时报就分析道,鲍威尔需要让委员会成员达成共识,因为投票是否一致也是一个市场信号。不一致的投票会让鲍威尔说话的可信度大打折扣,影响美联储的信息传递,也增加了未来政策的不确定性。

另一边,今天公布的一则数据也在作证Bowman的观点。这就是非常重要一个经济前瞻数据,密歇根消费者信心指数。数据显示,消费者对于未来一年的通胀预期是4.5%,虽然低于上个月的4.6%,但是比华尔街预想的4.4%要高。对于未来的长期通胀预期提升到了2011年以来的高点,为3.2%,而之前一直都在3.0%以下。通胀预期的上升可能是美联储最担心的事,因为它会使得高通胀变得顽固。现在美联储之所以还能够说,控制通胀需要时间,按照一个平稳的步伐慢慢来,一大原因就是因为消费者预期的通胀还是很低,他们相信未来通胀会回落到2%。但随着时间拖得越久,消费者对于这个预期的信心就越可能会动摇,让美联储更难以控制通胀。

有些观众可能不太理解通胀预期上升为什么会推升通胀呢?简单来说,如果经济体内所有的参与者都认为高通胀会持续,那么他们就会因为这个预期而改变自己的行为,最终就真的会导致预期实现。就比如,如果民众认为高通胀会保持,那么他们就会因为担心未来物价更高而提前消费,这就会推升当下的需求,造成物价上涨,形成循环。同时,他们也会向所在单位要求更高的薪资来维持日常开支。这样薪资也会上涨。而如果企业主们也认为高通胀会持续,成本会上升,所以他们也会继续提价来转嫁成本。各种预测和分析的假设也会按照新的通胀预期来设定,最终就导致预期成为现实。这显然是美联储不想看到的。如果不继续保持强硬的姿态,压低民众的通胀预期,那么就会让通胀越来越难以控制。而这也是美联储官员们决定是否暂停时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

阿吉认为,Bowman放出的信号其实就是在提醒市场,不要想当然的认为,下次会议美联储就会暂停。如果下次的大非农报告依然火热,薪资上涨超预期,那么不排除美联储还会继续加息。但在我看来,其实下次会议不论是暂停还是继续加息,对于现在的市场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如果我们朝前看的话,更重要的其实是美联储什么时候会转向,而转向的条件必然是通胀不再是个威胁。而很显然现在的宏观经济还不具备这个条件,而且短期内我都不认为我们能够看到令人放心的通胀被控制的信号。这也就意味着,市场可能还不具备开启下一轮牛市的条件。

声明:转载请注明出处!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