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高风险战略:斥巨资控制全球三分之一的锂矿产能

中国的高风险战略:斥巨资控制全球三分之一的锂矿产能

中国公司长期以来一直是锂精炼领域的主导者,而随着它们在西方国家面临越来越大的阻力,这些公司为了在全球锂供应中获得更大的份额,正在发展中国家大举囤积锂矿权益。

这是一个有风险的策略。中国正在花费巨资,在一些历来政治不稳定、当地人有抵制心理以及存在资源民族主义的国家投资矿产权益。在这些地方,抗议、监管延迟、甚至项目取消都是常有的事。

但根据行业估计,如果中国这一策略成功,到2025年有望确保获得全球所需锂矿生产能力的三分之一。

锂是一种质地柔软的银色金属,用于为电动汽车和智能手机提供动力的锂离子电池。根据伦敦咨询公司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的研究,到这个十年末,锂需求可能较供应高出约30万公吨。

随着与美国及其盟友的紧张关系加剧,中国担心国内蓬勃发展的电动车行业在获得供应方面可能被卡脖子。这种担忧促使中国努力确保对全球锂供应的更大掌控。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锂矿储量排在全球前列,但近来出于国家安全考虑,这两个国家阻止了中国的新投资。

中国的锂储量仅占世界储量的8%。总部位于挪威的咨询机构睿咨得能源(Rystad Energy)的副总裁Susan Zou说,中国别无选择,只能做出此类尝试。

中国的高风险战略:斥巨资控制全球三分之一的锂矿产能

根据睿咨得能源和Benchmark整理的数据,过去两年,中国企业斥资45亿美元收购了近20个锂矿的股权,其中大部分位于拉丁美洲和非洲。

这其中包括在马里和尼日利亚等国的投资,这些国家面临来自恐怖主义的安全威胁,还包括在津巴布韦、墨西哥和智利等地的投资,这些国家已试图收紧对本国矿产资源的控制权。

去年12月,津巴布韦对未加工的锂实行出口禁令,实际上迫使外国公司在该国加工锂。今年2月,墨西哥政府签署了一项法令,快速推进该国锂资源的国有化。4月,智利总统提出,如果私营公司想在智利开采锂矿,就必须与智利的国有企业合作。

此外,智利、玻利维亚和阿根廷正在讨论建立一个形式类似于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的锂矿卡特尔。

将矿产资源国有化写入宪法的玻利维亚,是中国大举投资的地方之一。玻利维亚拥有全球锂资源的大约五分之一,但该国曾有过解除与外国公司签署锂协议的先例。

西班牙帝国曾在玻利维亚波托西地区掠夺白银,当地许多居民一直对试图开发其资源的外来者保持警惕。玻利维亚一些盐沼在波托西。

2019年,玻利维亚与一家中国公司达成的锂矿开采协议陷入停滞;此前支持该项目的时任总统莫拉莱斯(Evo Morales)被赶下台。同年,玻利维亚废除了国有锂业公司Yacimientos de Litio Bolivianos(简称YLB)与一家德国公司的协议,之前当地居民长期抗议,要求从后续的锂销售中获得更高的采矿权使用费。

尽管如此,中国公司正在当地推进新项目。中国的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td, 300750.SZ, 简称:宁德时代)是全球最大的电池制造商,该公司今年1月表示,正牵头一个财团与YLB建立合资企业。

波托西的公民委员会批评遴选过程缺乏透明度;该委员会是一个工会和社会组织联盟。玻利维亚要求参与企业写一份计划书并展示其能力,但结果从未公开。

锂资源专家表示,这家合资企业不太可能实现到2024年生产2.5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的目标。得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玻利维亚政府前顾问Diego von Vacano表示,在玻利维亚政府通过一项允许外国公司参与锂矿开采的新法律之前,甚至都不会开始采矿作业。

中国的高风险战略:斥巨资控制全球三分之一的锂矿产能

尽管面临这些挑战,但与西方同行相比,中国公司具有优势。以宁德时代为例,这家电池巨头拥有中国政府在政治上的支持,其供应链网络也十分强大。

矿业咨询机构SFA Oxford的分析师Emilio Soberon说:“如果说有谁能办成这件事,那一定是中国公司。”

分析师表示,发展中国家一般倾向于与那些通常也涉足加工、提炼或电池制造业务的中国公司合作,这些公司最为关注的是确保稳定的原材料供应,而不是仅仅以低成本开采并以高价出售。这意味着此类中国公司可以让握有矿产资源的东道国拥有稳定的收入来源。

中国公司还试图将它们的投资宣传为帮助这些国家实现发展的一种方式。在今年1月份的签字仪式上,玻利维亚总统阿尔塞(Luis Arce)表示,宁德时代牵头的财团将在前述项目的第一阶段投资超过10亿美元,专门用于建设道路和电力等基础设施。

以1.8亿美元收购了津巴布韦一个锂矿的中矿资源集团(Sinomine Resource Group)承诺,将创造1,000多个新的就业机会,并改善当地的基础设施,比如电力、道路和桥梁。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非洲部门高级经济学家Jee-A van der Linde说,事实上,在现金短缺的津巴布韦,中国企业被视为明显的投资伙伴。津巴布韦被美国和欧盟制裁了20多年,许多西方公司已经解除了它们在津巴布韦的资产,但这种制裁担忧对中国企业影响较小。

那些渴望在非洲立足的新来者还可以依靠已经活跃在该地区的中国公司和工人组成的成熟网络。

澳大利亚矿业公司Prospect Resources董事总经理Sam Hosack说,中国人已经掌握了津巴布韦的经营环境,就像他们在许多其他充满商机的非洲国家一样。2022年4月,Prospect Resources以3.78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所持津巴布韦Arcadia硬岩锂矿的87%股权出售给了中国浙江华友钴业股份有限公司(Zhejiang Huayou Cobalt, 603799.SH, 简称:华友钴业)。

在锂热潮中,中国企业的真正风险可能来自财务方面。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在21世纪头10年中期,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中国企业为锁定铁矿石或铝等大宗商品的长期供应而大手笔投入,但随着价格再次下跌,后来只能对此进行减记。

通信和咨询公司Teneo的董事总经理Gabriel Wildau说:“现在,关于关键矿产的政策讨论充斥着类似的稀缺心态,有可能给又一轮无把握的投资埋下伏笔。”

在中国电动汽车需求激增的推动下,锂价过去两年曾上涨500%以上,但今年再次大跌,目前较纪录高点已回落超过一半。

本站文章欢迎转载,但是必须注明出处“开户之家”,并附上本文链接:https://www.meegoo.com/11352.html

(0)
上一篇 5月 20, 2023 12:27 下午
下一篇 5月 28, 2023 3:20 上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